為博聯創業大夢不倦而付出青春的前輩武術家王成

2018-11-02 17:49:09 作者:王成 來源:古武網

    武術家簡介:王成,男,1967年出生,現供職陜西省大荔縣人民防空辦公室。業余從事體育戰略研究、文物收藏交易和特別宣傳策劃,率先涉足《搏擊心理能力的培養》等課題,已出版《武術百功》《王成詩選》2書。特別是曾經所辦的《王成搏擊導報》被收藏界譽為首家個人主辦、首家個人姓名命名報名及首家個人體育成果為報紙內容的獨家三絕奇報珍品。1987年提出創建“世界搏擊運動聯合會”(搏聯)的構想,并為之奮斗多年。搏聯事業曾獲國家體育總局方面對王成的直接指導,搏聯被海內外眾多相關專家稱為:“國際體育組織物以類聚的楷模、優化組合的典范!中國將對世界體育的最大貢獻和榮耀!” 

    武術家王成原話:

     “國人僅滿足于北京辦奧、滿足于武術將入奧、滿足于取得什么世界冠軍、奧運冠軍,卻從根本上缺少像創建國際奧委會的顧拜旦那樣的體育創新戰略家。為此,從1987年開始,我研究并呼吁由中國發起和牽頭組織創建全新的大型世界級體育組織——世界搏擊運動聯合會(簡稱:搏聯)。旨在把國際拳擊聯合會、國際柔道聯合會、國際武術聯合會等所有國際性搏擊運動組織融為一體,形成國際單項搏擊運動團體間的聯合組織。以利于世界各流派搏擊運動之間的團結、交流、借鑒與提高,并通過本會的一切活動促進世界的正義、和平與發展。不止于此,作用還在于借此提升中國武術、中國體育及國家形象新的威望和美譽度,同時,按國際慣例,便于將搏聯總部設在發起國,這對以中國為中心的世界搏擊體育、經濟和文化的發展大有裨益,也將大幅度提高中國和全球搏擊運動的國際地位(詳見本人《王成搏擊導報》,暫略)。該事業曾一度獲得國家體育總局的直接指導和國內外相關專家的理解支持。眾相關專家認為:搏聯事業起點與檔次高,是國際體育組織物以類聚的楷模、優化組合的典范,將是中國對世界體育的最大貢獻和榮耀。今天,誰能與我笑傲體壇?在此,愿結交天下英雄攜手共創偉業!”

    我的這則介紹搏聯的征友創業信息見報后,我感到了被大眾理解支持的欣慰。我怎能不感到欣慰呢?32年來,我自費為體育利世強國搏擊,32年來,我為搏聯付出了一切,32年來,因搏聯認識成果和努力過于高遠,而生存環境又過于現實,我一直生活在反差與錯位的生存狀態。現在,終于有更多的人理解支持了,我感到欣慰,心也會笑了。

    1967年,我出生在陜西省大荔縣一個工人家庭,兄弟四人,唯我先天體弱,但家境貧寒無錢看病,長期自卑、膽怯的我無心學業,沒念多少書便輟學,不久,便進了一家紡織廠當清潔工、搬運工。業余時間,為找回做人的尊嚴,我拜二位“名師”學藝,一位是自衛健身的武術,一位是寄情之所的文學。當時,我夢想把自己培養成文武超群的英雄,18歲時,竟也出版了跨界的《武術百功》、《王成詩選》兩本書。

    1987年,與人比武受重傷后,我重新調整了生存和創業,一方面靠干苦力活維持溫飽,創業上則偏重于拳擊、柔道、武術、泰國拳等奧運會和非奧運會搏擊運動發展史的研習與突破。崇尚創新的我終于發現了新大陸:全球范圍內各流派搏擊運動(含中國武術)都是以克敵制勝為原始目的,不同流派只是為達到這個原始目的表現出來的不同形式。在現代社會是以對抗性體育運動形式出現,又都具有抗暴自衛、健身、人體美展示和人格修養等共同價值。由于歷史的原因,現代社會那種“同行是冤家”的流派之見仍根植于搏擊界,彼此之間的交流少之又少,這樣對發展不利。面對此情,我以“物以類聚,優化組合”的發展思路終于醞釀出臺了創建搏聯的構想(詳見《王成搏擊導報·搏聯憲章》暫略)。
王成搏擊導報

    當我把這個想法向60多位著名體育專家表白后,理解者竟空無一人,這種冷場一直持續了3年多。

    一陣氣餒后,我又恢復了理智。面對搏聯,我不能對相關專家們持絲毫成見,因為搏聯這一概念對全球體壇都是陌生,相信他們以后也會成為搏聯問題的專家,目前,搏聯專家只有發現者王成自己……

    特別是看完《世界體壇風云人物》一書,我內心升騰起一種自信,我覺得這本書中的所有人物,他們對世界體育的所謂貢獻,一定都不如我王成。回頭看,我還真佩服自己的執著和眼光,若不然,也不會有日后的搏聯價值。

    1989年,我用2個多月的時間完成了萬余字的論文《用邏輯與歷史統一的方法創建搏聯科學體系》。一位從事體育研究的朋友看后,興奮地抱起我,激動地連聲說:“搏聯真是大氣魄!大智慧!大創新!”

    為掌握體壇最新動態和有效文獻,我貸款800元并拿出當時僅有的300元積蓄訂閱了《體育報》、《體育文史》等20多種報刊。

    在后來的幾年,我寧肯餓肚子少吃飯,也要省錢去郵局寄信,不斷向鄧小平、江澤民等國家領導人和海內外體育界相關組織及專家介紹搏聯創見。與前幾次不同,我不斷收到來電來信給予的肯定和評價,首次得到一位姓段朋友30元的捐助,這些平添了我將搏聯由認識成果轉化為實踐成果的決心。

    1995年,經政府有關部門批準,我創辦了個人內部報紙——《王成搏擊導報》,目的是利用這塊陣地向外界宣傳搏聯,爭取更大的理解支持。

    我原本先天性體質就差,加之操勞過度而暈倒了,前后8次住院。然而,搏聯支撐我一次次站了起來。到2016年初,搏聯支持者已遍及除西藏外全國各地和世界部分國家及地區。在這些支持者中,有懷疑、有擔心、有建議,更多的是理解和鼓勵。其中在1995年4月,國家體委(現稱國家體育總局)、中華全國體總、中國奧委會主要負責人伍紹祖、李夢華、魏紀中等人分別就搏聯認識成果和實干舉措作了重要批示,李夢華、徐才(中華全國體總副主席)、張耀庭(中國武協主席)還對搏聯價值給予了特別評價。同時,國家體委多次致函我在政策法規上作了說明與指導。1996年3月,當我向中共陜西省委書記安啟元介紹搏聯情況后,安書記很關注,隨后,便有了省市縣對我的調查,陜西省體育總會發布的《關于王成同志成立世界性搏聯組織的調查情況》一文明確指出:成立世界級搏聯組織,可先行宣傳后醞釀為好。

    我經過多年公關宣傳,使搏聯引起了國內外不少相關單位、專家的支持,《三秦都市報》、《搏擊》雜志社、《武當》雜志社等媒體均以不同形式做了報道。太原市體育學科帶頭人王金玉、英國拳擊家喬治·威爾金森以及業內知名專家學者王西安、孫豹隱、譚大江、蔣劍、李紫劍、李誠、安在峰、董子紅等等都對搏聯表示了特別首肯和聲援,美國舊金山東方搏擊功夫中心總教練、柔道教授佐藤四郎來信寫道:“王成先生的搏聯構想是全方位的科學創見,我希望美國、日本國和相關國際組織,慧眼常開,抓住這絕無僅有的機遇,發展搏聯,發展自己,因為搏聯是全球體壇空前創舉,它出生在中國,卻屬于世界。”

    可是后來因患暈眩癥、頸腰椎病及傾囊負債,加之妻從支持到強烈的反對,搏聯之舟終于擱淺。支持辦報者無奈離去,親人們聯合起來反對我繼續干。他們知道我沒有升官發財的理想,卻難以容忍我不顧生命和家庭。因搏聯理想過于遠大,而現實生活又異常具體。我知道,親人們要的是我的健康,要我干點掙錢的事。我能理解他們的態度,處在這種情況下,我仍“賊”心不死,將搏聯由公開轉入地下,起初妻并未覺察,當背著她又在外借錢時,不料被她跟蹤發現,她對支持我的朋友說:“誰再幫王成,誰就是我的敵人!”并對我講:“你再這樣下去,咱倆就各走各的!”我知道她是氣話,不過,由于多次活動被發覺,我開始相信這是真話了。同時,為由此使妻原本就有的多疑、健忘癥加重而自責。是啊!二十多年來,上無力孝敬父母,下對不起孩子,結婚多年,連一件衣服也沒給妻買過,可我卻讓她勞神傷心。怎么辦?我用幫別人賣米面調料、搞宣傳策劃的打工行動證明了我的“聽話”,留住了妻。

    一次,妻抱著一大捆搏聯支持者來信來稿當廢紙處理,想讓“基本聽話”的我徹底放棄搏聯夢想。這可是我視為珍寶的財富啊!我急了,不由得上前硬搶,誰料,妻變臉失色傷心之極嚎啕大哭:“你還想這事,你看你身體弱成啥了,咱日子過成啥了,你不為自己著想,也應該為我和娃想一想,為年紀大多病的父母想一想啊!”妻的痛哭召來了父母兄弟與鄰居,大家也紛紛苦勸我放棄搏聯,我無言以對,禁不住淚如雨下,強烈的矛盾心理加雜著自責和羞愧在胸中升騰翻滾,情急之下,我一把火點燃了搏聯資料,也真想把自己變成灰燼。

    影響搏聯發展的又豈止這些。當年,我向北京一所著名學府的知名教授去信征詢意見時,對方回答說:“搏聯課題出乎想象,過于宏大,我沒有研究和可借鑒的文獻資料,不便表態。”我立即回信稱:“研究者的注意力不應都集中在局部的、具體的、甚至細節問題上,創新的綜合性宏觀性課題也應該有人涉足……”我連去了10多封信,但都石沉大海,我抱怨后也理解了這類人的心理。正如后來我在一篇文章中所言:“究竟是什么制約了中國體育全球戰略上的創新發展呢?是傳統的守舊的惰性的觀念與體制在作崇。”

    劣質的觀念與體制存在于社會各界。當我向縣上某位父母官第3次介紹搏聯認識成果,并請求逐級上報開發成實踐成果時,這位父母官臉色一沉,手一揚厲聲訓斥道:“小伙子,你再向我講這瘋話,我就叫人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隨后我在罵聲中被強推出了父母官辦公室。在我生活的周圍,一些不理解我的人常聚在一起極盡諷刺地嘲笑我,有人說:“工人嘛!不看自己是啥球人,還想辦地球大的事。”也有人講:“王成胡吹哩!是大騙子,誰相信他一個普通工人能干出體育上的大事,還能折騰得叫北京知道。”但也有好心人勸說:“你不要動不動就給京城偉大領袖寫信,這樣沒有結果,還是務實干點掙錢的事為好。”時至今日,又有人將搏聯與邪教聯系在一起,著實讓我氣憤不已。

    不理解,沒辦法。對此,我習慣一笑了之,因為我知道,我還沒有這些人想象的那么“好”。此時,我已經被迫離崗了,一方面要重新找工作養家糊口,一方面要繼續研究并呼吁創建全新的大型世界級體育組織搏聯。這樣強烈的反差、懸殊的身份錯位,是常人難以理解的。

    與此同時,更多相關專家對搏聯予以肯定,還針對我的生存現狀就搏聯產業化發展出謀獻策。我已為搏聯付出了許多,搏聯繼續創業的資金問題不能再靠外界杯水車薪的資助。怎么辦?

    武當武術代表人游玄德、著名少林弟子武術著作家釋德源、北京體育大學體育新聞教研室主任易劍東博士、《少林與太極》雜志主編邱銘楠、《搏擊》雜志副總編劉慧文以及《中國青年報》記者陸小婭等都為搏聯走出困境出了不少主意。中央電視臺體育頻道節目總監岑傳理博士給本報的一封來信令我頗受啟發:“《王成搏擊導報》我反復看過,名稱和內容均很獨特,搏聯事業面臨如山困難,但前景異常輝煌,貴報本身已成為珍貴的文化遺產,是中國人民的驕傲,應很好的保護和發掘。”

    陜西省人事廳鄧理廳長(現任陜西省人大副主任)知道搏聯成就與困境后,給予了特別的關愛,使我這位沒上多少學的下崗工人走進了省人才交流中心,并在《西部人才報》以《一握王成手,偉業同擁有》為題介紹搏聯。

    同時《王成搏擊導報》停刊號以全球獨家個人(王成)主辦,獨家個人姓名(王成)命名報名及獨家個人(王成)內容形成三大收藏特色的絕對優勢,已被中國集報協會會長、著名收藏家、人民日報高級記者羅同松,《天下奇跡創造者大全》主編、著名收藏家戴笠人、中國國家圖書館報紙收藏負責人張克清、以及渭南市博物館、陜西體育博物館等個人和單位鑒定并正式收藏,現已成為收藏界的珍品,這方面亦是搏聯帶給我的一項收入。

    妻子失業回家了,父母病了需要錢了,女兒上學補課該交費了,欠別人的帳無力還人家已找上門來了……,為了生存和事業的陰雨天轉艷陽日,我揮淚告別親人和朋友,背起故鄉走上了邊打工謀生養家,邊尋機創業發展的搏聯長征。

    后來,隨著原單位轉型變化,我又回到大荔,干起人防工作,家里各方面較穩定了些,可是,我視為生命的搏聯創業依然艱難!

    我知道,搏聯的路還很長,一分成就榮耀百分悲哀艱辛,遠未到額手相慶的時候,但是,只要胸中殘存的半口氣還在,我會一如既往地走下去……

香港六合彩公式规律